浴袍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浴袍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打车软件巨头苏州分化

发布时间:2020-01-14 21:14:01 阅读: 来源:浴袍厂家

快的签约 嘀嘀拒绝

金证券记者 储伟伟

苏州客管处要求所有打车软件都要接入苏州市出租车电调中心统一召车平台,两大打车软件巨头对此做出迥异选择,快的签约进入系统,嘀嘀却“拒绝服软”,并回应称“苏州模式”阉割了嘀嘀的技术模式和创新。苏州客管处和嘀嘀打车的利益博弈浮出水面。

嘀嘀VS客管处:各有说法

《金证券》记者获悉,近日,苏州市客管部门对出租车企业下发了通知,禁止出租车驾驶员私自安装“嘀嘀打车”等未经客管部门允许接入的打车软件。而嘀嘀打车副总裁郭淑琴告诉《金证券》记者,嘀嘀打车或许会退出苏州市场,因为电召平台扼杀了嘀嘀快车的精准定位和大数据功能。

苏州客管处认为,第三方手机软件运营商通过直接提供司机端和客户端的方式实现手机召车功能,缺乏行业准入认证机制,客观上给“黑车”、租赁车和“克隆”出租车提供了非法经营的便利条件,扰乱了出租汽车市场营运秩序,甚至提供加价约车功能,变相为司机和乘客提供议价平台,破坏出租汽车运价体系。

自2013年5月,苏州市客管处把所有准入苏州市区出租车市场的打车软件纳入了出租车电召服务行业平台。目前,无线苏州、苏州行、苏州地图、139出行、叫车宝和快的打车等6家打车软件已接入电召平台。

在打车软件市场,一直和快的打车“贴身肉搏”的嘀嘀打车为何没出现在名单里?

嘀嘀打车在一份声明中道出了原委:“嘀嘀打车赖以生存和发展的核心竞争力是基于大数据计算分析之后的精准订单推送和调度。而苏州要求嘀嘀接入的统一电召平台技术落后,无法实现大数据计算,剥夺了我们最核心的‘精准推送’ 和‘调度权’,阉割了嘀嘀的技术模式和创新。”

《金证券》记者就此事致电苏州客管处,工作人员表示,对此事不方便作答,建议记者联系其上级主管部门苏州交通局,但截至记者发稿,交通局宣教处的电话始终无人接听。苏州市客管处负责人此前曾表示,只要这些软件愿意接入苏州出租车电召平台,接受统一监管,随时都可进入苏州市场。

嘀嘀VS快的:各有打算

与嘀嘀打车抗争到底不同的是,快的打车早在去年已经接入该平台,并在前段时间与相关部门探讨支付宝移动支付的可行性。

观察人士告诉《金证券》记者,嘀嘀打车不会轻易放弃苏州市场,不过如果苏州客管部门一直采取强硬态度,嘀嘀打车的订单数必然会持续下滑,甚至被迫退出市场,而它和快的关于市场份额的“王者之争”会更加扑朔迷离。

苏州市场确实是一块肥肉。嘀嘀打车政府事务部总监赵思雯曾给出一组数据来证明苏州市场的可挖掘性:“以苏州为例,我们在没有接入的情况下,平均每天能在27000单左右。而在南京,在与政府合作的情况下嘀嘀打车日均是21万单左右。”

记者从苏州客管处网站获得的数据显示,3月份苏州市场手机软件召车总业务量达17.8万笔,日均业务量达5700余笔,占电召总业务量约25%,手机软件召车成功量5.2万笔,日均成功量1670余笔,占总电召成功量约14%。

这一数据和其他“开放”城市的有很大差异。嘀嘀打车颇为推崇“北京模式”——北京交委“只监管,不调度”,通过与企业信息共享来实现运营车辆和司机的准入管制和服务监督。以北京市场为例,单嘀嘀打车一家打车软件的日均订单就超过30万单,订单成功率达到85%,高于传统电话召车46%的成功率。

有趣的是,尽管快的打车选择接入电召平台,但是其对市场主导的渴望并不比嘀嘀打车少。快的打车公关总监叶耘对《金证券》记者表示:“我们作为企业首先会遵守或者尊重各地交通主管部门根据当地情况制定出的政策,我们也希望各地的主管部门要以市场为主。”

名医汇

挂号服务平台网上预约

挂号收取服务费

名医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