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袍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浴袍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消息】是什么样的人做出了世界上最贵的钻石项链

发布时间:2021-01-06 15:06:30 阅读: 来源:浴袍厂家

珠宝艺术家陈世英说:“珠宝就是我。”

香港电——陈世英(Wallace Chan),这位据说世界上最昂贵的钻石项链背后的香港珠宝匠,从 8 岁就开始动手工作了。

上世纪 60 年代,陈世英一家人从贫困的福建省迁至香港,靠打零工维持生计。这个小男孩被安排做些适合小手做的重复性劳动,比如卷纱线或者组装廉价的装饰品。

“我们曾经做塑料花做到手指流血,”他在工作室里用粤语接受采访时说,“我们每做一袋子塑料花能拿 10 分钱。我还记得,有 15 分就可以买两个菠萝包。”

珠宝艺术家陈世英。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现年 59 岁的陈世英在香港中环的一家上层工作室里工作,那里有点像堡垒,大门有双层的电子锁。这个瘦小的男人留着长长的棕色胡须,穿一身黑色西服坐在里屋——桌上还扔着件黑外套,反射着阳光——还有一袋袋未经切割抛光的原石,每一颗都有高尔夫球那么大。

“石头会蒙骗眼睛,所以我得比它还精明,”他边用手电筒查看着一块黄玉边说,“我能看到它的瑕疵和各个角度。有些元素是我想隐藏的,有的则是我要突出的。我在捕捉它的光芒。”

9 月,陈世英揭晓了“裕世钻芳华”(A Heritage in Bloom),被称为世界上最昂贵的钻石项链,价值约 200 万美元。项链上镶有 1 万 1551 颗钻石,还带有玉石打造的蝴蝶和蝙蝠等陈世英喜欢的形象,总共 383 克拉;单是主钻就有 104 克拉。

这一项目始于 2010 年,那时,香港珠宝公司周大福从南非库里南矿得到了一块极为珍稀的 507 克拉钻石原石。周大福委托陈世英将这块原石打造成杰作,载入中国珠宝设计史册。

“看到它的时候,我感觉自己魂都没了,”陈世英说,“我看了 3 年才敢碰它。”成品经过了 22 个工匠长达 4 万 7 千个小时的加工。

去年 11 月末,作为 12 月份珠宝拍卖的预览,香港佳士得举办一场展览,展出了陈世英 30 件技艺精湛的珠宝作品,有些从未公开展出过。这场展览(不包括销售) 恰逢《Wallace Chan: Dream Light Water》这本 380 页的书出版,由珠宝专家 Juliet W. de La Rochefoucauld 撰写,Rizzoli 出版公司出版。

这本书售价 280 美元,将于 1 月 28 日在美国上市,届时陈世英将在纽约 Cooper Hewitt,Smithsonian Design Museum 做讲座和签售活动。

陈世英在工作室的会议室里小心地翻阅着这本书的展览版本,大概有 2 英尺多长,其中有他作品详尽的照片特写。

他最喜欢的作品有趣、古怪,甚至很有幽默感。其中“舞蹈精灵”(Dancing Elf)的蓝色耳坠;钻石鸟喙的彩虹色云雀;还有半透明鳍上冒着泡的鱼。陈世英尤其喜欢蝴蝶,这是他作品中常常出现的主题,比如:在“焦急的女士” (Fluttery-Painted Lady)中伴随着花草出现,还有“拉格泰姆”(Ragtime),蝴蝶火焰般的翅膀用纸一样薄的珍珠母片制作。

“Ragtime”胸针,含沙弗莱宝石和黄钻石。图片版权 Billy H.C. Kwok,《纽约时报》

他一有想法,就会抓起支笔画起来,下笔迅速又流畅。在采访中,他想象出一个带着流动鬃毛的马头,后来鬃毛化作另一只马头,最后变成个珠宝吊坠。

陈世英的双手足够小,能够试戴自己做的女士珠宝。他戴上一只叫做“我的梦”(My Dreams)的戒指,非常轻,显得手指很纤细,鉴于这是用 2 个硕大的珠宝立方体组成。

他双手拾起一个大花卉胸针,名叫“鲜活”(Vividity),迸发着热情的粉红与明亮的绿色。这款珠宝也出人意料地轻盈,由于陈世英采用了钛金属工艺,所以它的密度只是用金制作版本的零头。

陈世英的两个工作室,分别在香港和澳门,聘用了与他合作 15 到 30 年的工匠们——一年只生产十几件珠宝。“我在一件作品上花那么的多时间,后来它就成了我,”他说,“石头就是我,我就是那块石头。”

陈世英从 16 岁起开始对宝石感兴趣,那时他在一家雕刻中国宗教佛像的工作室找了份工作。17 岁时,他恳求父亲,要来 1000 港币(现在约合 130 美元),然后拿这些钱买个雕刻机和一大块孔雀石,开始挨家挨户地卖小雕像。

家里对他有份稳定工作感到很满意;但在他在 20 几岁的时候,开始焦躁不安。

“我不想只做个匠人,”他说,“我想研究艺术,想看电影。我想做我喜爱的东西。做能与你起舞的珠宝,做那些有故事和灵魂的作品。”

于是 28 岁的时候,他不顾家人的反对移居澳门。那时澳门还是葡萄牙殖民地,不过已经是个让人随心所欲的赌博天堂了。

他开始对一件事着迷,那就是在切割后的宝石里一个瑕疵会被反射很多次——创造出一种光学幻象,类似二次曝光的摄影。从 1985 年到 1987 年,他开发出了“世英切割”(Wallace Cut),这项技术为他带来了国际声誉。

陈世英作品“The Vividity”,胸针,采用黑柱石、绿碧玺、红宝石、彩钻和粉红蓝宝石制作。图片版权 Billy H.C. Kwok,《纽约时报》

“世英切割”技术涉及在多面的石头背面钻个孔,然后雕刻和蚀刻出一个反向的图像。当从前面看,这个图像就会被多次映射。

他还开发出一种又小又快的钻头。这种技术需要钻孔和在水中冷却(因为钻头会造成摩擦),然后干燥,再继续钻,这样反复操作很多次——他采用了几个世纪前欧洲的工艺元素,比如凹版印刷和宝石浮雕技术。

他最著名的“世英切割”作品是向希腊的四季女神 Horae 致敬,采用蓝色黄玉打造。一个德国商人看了一眼 Horae 就告诉陈世英说,他一定要把这个作品带到欧洲去。他后来在德国的 Intergem Fair 和Deutsches Edelstein Museum 展出作品,才作为雕刻奇才开始被人们所了解。

陈世英最大的,也是最不同寻常的委约作品出现在 90 年代晚期,那时一个台湾寺庙找他做一个 3 英尺高的金舍利塔,用水晶和宝石来盛装一件被认为是佛祖牙齿的遗物。陈世英研究好几个月,搞清楚如何在同心圆的水晶球中纳入那颗舍利;这个项目在 2001 年完工,历时共 2 年。

佳士得亚太地区主席 François Curiel 在邮件中把陈世英称为“高品位世界里中的文艺复兴式人物——科学家、设计师、雕塑家;但对他最好的描述是梦想家。”

“他有好奇心,有勇气,还有突破常规的才华,无论艺术方面还是地质学方面,”Curiel 继续说,“他是享誉国际的第一名中国珠宝艺术家。”

陈世英在检查宝石的瑕疵。图片来源 Billy H.C. Kwok,《纽约时报》

陈世英最终打破了珠宝世界中的玻璃天花板,2012 年,他成为了第一个受邀参展巴黎古董双年展(Biennale des Antiquaires)的亚洲设计师,这是世界级的高端珠宝展览。

“启蒙之路:艺术与禅”(The Path to Enlightenment — Art and Zen)的作品与欧洲设计师们的珠宝内容截然不同:盘旋的中国龙、翡翠绿的蟋蟀、半透明的天鹅和打斗的蝎子。陈世英的“长城”(Great Wall)翡翠镶钻的枫叶项链售价 5600 万欧元,或 5960 万美元。

据说陈世英只把作品卖给他喜欢的客户——这件事他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不妨说,我不会为了钱而交易,”他说,“每件作品都是我用心,用双手成就的。每一件我都耗费了心血。买家要明白这是我源自内心的作品——他们带走的是我的孩子。”

“如果有人说,‘我有钱,我就是想要’,那么他们就没有理解,我也不想把作品卖给他。”

陈世英和他的员工都极为保护客户,说所有交易均要保密。拍卖报告上他的作品上只写着“私人买家”。

陈世英的生活很简单。他不戴珠宝,喝一杯又一杯的中国茶,依然住在澳门一个安静的角落。

他不太想谈他让人瞠目结舌的价格,或是那些显要的大客户。

“我想留下一段传奇,”他说,“中国的珠宝有 6000 年历史,我希望成为其中的一部分。”

二建机电挂靠

中级建筑挂靠

一级注册建筑工程师挂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