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袍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浴袍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鬼姐姐鬼故事有约0[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7:01:54 阅读: 来源:浴袍厂家

简介那天,是一个很平常的日子,我和爸爸妈妈回到老家为已逝去的人上香扫墓。本以外会是个难忘而愉快的假日,但回去后,我觉得这如同一场噩梦.........

“小枫,东西收拾好没得。”“嗯,妈都好了。你们也快点都有点等不及了。”“嗯,孩子他爸。你了。”“嗯,也已经好了。”“走吧。”“耶。”就这样,我带着愉快的心情乘坐大客巴朝老家行去。我叫唐枫,快成年了,和大多这个时期的孩子一样。我爱看鬼故事,天天不是看鬼片,就是看鬼故事。当然我更爱去那儿投稿。在车上我一直在幻想,这次回家之行会不会遇到一些特别的事情,记得小时候在老家经常听隔壁的王奶奶讲农村封建诡异之事。说什么大雾天去上学的时候会看到一个穿白衣服的人,晚上起床撒尿会听到竹林里面有人在唱歌,在河边,会听到有人戏水的声音.....当时我小经常被吓到,害得晚上都不敢一个人睡觉,一个人不敢起床解手,经常做恶梦,而且最怕去那些到处都是坟墓的地方。如今我已经被学校的老师洗脑,老师说过“这个世界没有鬼,只有外星人,而且还只是猜测。那些什么什么遇到鬼的,只是瞎扒,以讹传讹,你听到过,但你看到那个人遇到过吗。所以我们要相信科学的力量。”在学校经常听同学说学校以前其实是个坟场,为了压制阴气,才把学校建在上面的,所以有很多同学说闹鬼。可惜这么刺激的事情我就是遇不到。有些感叹,这平淡的生活,让TMD见鬼去吧。无聊死了。就这样,一路上想这想那。和父母到了老家。秋风萧瑟,一片片落叶漫天飞舞。那田野躺着的稻草麦穗,那一只只寻找食物的鸡鸭。那阿狗阿猫还在打情骂俏,独特的一番乡村景象啊。感受着有些寒意的秋风,我缓缓的吐出一口浊气。“先去你爷爷家。”妈妈拉着我就朝那远处的山间走去。一路上的我都沉默,四处遥望....那巍峨的山,那碧绿的水,那带着芬芳的泥土气息。不禁唱起了最近在网上听的那首歌“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那河畔的金柳.....”真是感慨万千啊。到爷爷家后,爸妈去收拾以前的房子了。而我跑到了那曾经经常怕去的竹林。如今那竹林已经被秋大姐打扮了一番。没有鸟儿,没有青竹笋,没有绿叶的衬托。秋风吹过,那些已经快掉的枯竹叶乱颤,发出飒飒的声音。看着一望无边的竹林里,那诡异的声音,我有点发毛。虽然我经常看鬼片,但这TMD也只是旁观者清当局者迷。颤颤微微的拿起手机打10086人工服务,和MM聊几句壮下胆。周围一个人也没有,死寂沉沉,不得不让人发慌。可惜,山村就是山村啊。手机都没有信号。放了首那激发男人斗志的败类,心中这才放松了下。在看了看竹林,一个黑影猛地窜出,吓得我直接瘫倒在地。缓过神来,才发现既然是一只猫儿。黑色的猫儿,望着我伸出腿指着我,喵喵的叫了几声,就朝远处跑去。我愣愣的发呆,这这TMD咋回事啊。这猫儿也太有个性了。擦了擦脸上的冷汗,又看了看竹林,来时的那份胆气已被无情的抹杀了。叹了口气道“算了,英雄不怕时间晚,三十年河东又是一条汉子。”狼狈的逃回了爷爷家。门竟然关着,他们也没见人影,我也没多在意。当我注视着这个熟悉不能再熟悉的破旧瓦房,我不禁感慨“都十年了啊。”刚想推开门朝屋内走,忽然被什么强光射了下眼睛,抬头一看原来是门口的那个八卦镜。笑了笑就进了屋。屋内和以前一样,一个牌位,上面没有名字,我也问过爷爷和爸妈,可他们都不说。这次看到那个墓碑我愣住了,它的两旁挂着一只鸡一只鸭,还是活的,脖子正流着血,正在争扎。嘴被绳子栓住,而且下面还放着一个碗接着滴落的血,旁边还有个带血的菜刀。“呀”我吓得惊叫出声,连忙跑出房间,一只手一把拉住了我。“喂,小枫。”我转身一看,正是爷爷他们。“爸爸妈妈,你们去哪了。屋子里面,里面....”我脸色有些苍白,指着房间那正挣扎的鸡鸭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你进去了。”爷爷一听一把拉住了我。急忙问道“有没有不舒服的感觉?”我愣住了。“有没有?”爸爸妈妈也急忙问道.“没有,进去看到了,就跑了出来。”“这才好。这才好。”“把我吓了一跳,这是怎么回事啊?”“没什么,大人的事小孩儿别问。”刚想问爸爸他却转过头。“小枫,你就别问这么多了。把这个戴上,晚上记得9点后就别出门了。”“啊。为什么?”爷爷那浑浊的老眼注视着我怒道“听见没有。?”“啊,好”我被吓蒙了,这是爷爷第一次吼我。颤颤微微的接过爷爷手上的那个黑袋子,“记得别打开。”爷爷反复的叮嘱。我点了点头,默默注视着这个怪异的袋子。袋子很平常,就半个巴掌大。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闻着有股香味。便把它戴在了脖子上,望着那已经被父母重新关上的门,不禁又想起刚才那一幕,连忙跑到另一个房间躺在床上看小说去了。......到了夕阳西下的时候我才爬起了床。望着已经到南半球去的太阳,愣愣出神。时间好快,一天就要过去了。小说都才看几章啊。摸了摸鼻子,转头发现爷爷奶奶和爸爸妈妈正看着我说些什么。笑了笑走了上去,问道“爸妈,你们干嘛啊。”“小枫啊。你怕不怕?要是怕我们明天就回去。”爸爸一脸郑重的看着我。“咋了,怕什么?”我有些莫名其妙。“今天上午你看到的那个。”“哦,没事都已经忘了。对了,晚上我要九点睡是吧?”“嗯”爸爸点了点头,转头和爷爷说了几句。爷爷点了点头道“你们去吧。”爸爸来到我身边“小枫,走吧。我们回自己家。”“嗯”回了一句,就跟着爸爸离开了。我们那个家是个老旧的古宅,是文化大革命是留下来到,有点历史了。来到古宅的时候,和记忆里的样子没有太多变化,就是多了一些杂草。打开生锈的锁,一股发霉的味道和寒冷的气息传来,不禁打了个寒碜。转头问道“爸妈真的住这吗?不会感冒吧。”父母没有回答,就进了屋,墙上的蜘蛛网层出不穷。那墙壁的灰尘络绎不绝。有些无语,颠颠簸簸的来到自己那间卧室,记得自己以前在这住了十多年。环顾房间,这房间已经被父母打扫过了,没有蜘蛛网,没有杂草,也没有发霉的味道,地上还有燃烧柴火的残渣,应该是父母用来去霉味和潮湿的吧。躺在床上很是舒服,但总觉得有什么东西。跳身起来,翻开床单一看,那把带血的菜刀正放在这儿。连忙四处望望,还有什么。突然颈脖一凉,浑身打了个寒碜,抬头一看,那鸡鸭正悬在半空。现在血液已经凝固了。不知怎么的血液滴落了下来。我全身有些颤抖,转身就跑,忽然被什么绊了一下,跌倒在地。爬起身时,我呆呆的望着床边那半人高的纸房子。难道这是.....“爸爸,妈妈”我边叫着边朝外面跑,可是房门怎么也打不开。屋外突然传来爸爸的叹息声和妈妈的抽泣声。心中大定,原来妈妈他们在门外,连忙叫道“爸妈,你们把门关上干嘛啊?还有我房间为什么会这样?你们在干嘛啊?”他们没有说什么,什么也没有。妈妈抽泣道“小枫你这几天就呆在里面,那也别去,早饭和晚饭我会送来的。”“为什么,为什么?”我不停的质问着,但外面没有了声音,哭泣声也渐渐远去。我知道他们都走了,但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啊???我蹲在地上,自言自语,刚才的一切恐惧都抛到了脑后。看着身旁的那纸房子,连忙抱起来扔向了被锁着的门!“砰”的一声,纸房子落地,没有一点损坏,我反而被墙上的灰尘撒了一脸。气得我一脚踢了出去。“吱”房子里面发出诡异的声音。提出的脚僵持在半空,声音渐渐停止。那房子动了一下就再也没反应了。“什么,什么东西?”我颤颤微微的问道.没有任何回应,又问了一声,还是没有。忽然身心一凉,如寒意侵袭而入般。不住的颤抖,我想叫,但冷的嘴角抽出了一下就发不出声音了。头也觉得重如牛斗。两脚轻浮,脑力也是昏昏沉沉的,眼睛慢慢变得模糊。意识越来越不清晰。仿佛间我看见了一个人,一个单薄的身影正站在我的眼前,我想用手抓,但怎么也够不着,最终伴随着不知道从那儿来的哭泣声失去意识.....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