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袍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浴袍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吃货天下之人眼葡萄-【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7:22:47 阅读: 来源:浴袍厂家

吃,对于一个吃货来说,无疑是最重要的。但我是个特别的吃货,我不喜欢吃那些食物,而是喜欢吃水果,香甜可口,柔嫩多汁。其中最喜欢的水果便是葡萄了,当然,我吃葡萄喜欢将葡萄速冻一会,拿出来的葡萄咬起来就像是果冻一样,不仅是我,我身边的一些爱水果的吃货也爱吃。这不,听说附近有一家水晶葡萄店,几个人流着口水便向起进发了。走在大街上,天已经有点黑了,街上没有什么人走动,仅剩的几个路灯缓缓亮起,散发着微弱的光,使得本就空旷无人的大街显得越发诡异。身子不由来的一颤,抬起头看了看无人的大街,这也不算什么,毕竟已经有点晚了,但更诡异的是边上的住户区连一扇亮着的窗都没看到。拍了拍前面那人的肩膀,他回过头,我认出他是陈黄兵,他是一个新来的吃货,刚认识不久。而今天的那个目的地水晶葡萄店,也是他提出的。我看了陈黄兵一眼道:“离那个水晶葡萄店还有多远啊?都走半天了?”陈黄兵指了指前面道:“快了,前面就是了。”我顺着陈黄兵的手指看去,在一个拐角处,看到一个照片,上面写着水晶葡萄店5个大字。我又看了看周围,除了那家水晶葡萄店外,便没有看到任何一家有灯光的店面。心里莫名感到一阵诡异,总觉得是不是来了不该来的地方。脑海里正在思索着要不要去,却见前面的人都停了下来,往前面一看,发现一家装饰得蛮豪华的店面。走到店里,再也感觉不到任何诡异,走到一处沙发处,几个人零零散散的坐下。陈黄兵熟悉的叫来了服务员,奇怪的是这个服务员戴着一个眼罩。我看了服务员一会,也没多想,便躺在舒适的沙发中。

几个人不停的说着这个店有多豪华,另人也渐渐开始期待那所谓的水晶葡萄起来。无聊中我看了看这家店,虽然不是很大,但却像一个咖啡厅,给人一种安静舒适的感觉。整个店里只有我们一群人,其他座位都空无一人。我正好奇为什么这么豪华店里居然客人这么少。那个戴眼罩的服务员便端着盘子走了过来。“先生,您点的水晶葡萄。”戴眼罩的服务员说完,便将盘子放到我们面前,然后将盘子的盖子提起。我们一群人直盯着银盘上的水晶葡萄,葡萄看起来很软,但又很有韧性,外面看起来是水晶色的,而且是半透明的,隐约间能看到里面黑色的葡萄籽,不过每粒水晶葡萄中都只有一粒葡萄籽,我正想问这是什么葡萄那个戴眼罩的服务员却收起那个银色的盖子道:“请慢用。”便离开了服务台,我看着盘子中的水晶葡萄没来由的感到一阵冷意。犹豫许久后,我将水晶葡萄用专用的放置物品放好,其他人见状,也做出了同样的动作,毕竟对于我们吃货来说,特别是独爱水果的吃货,这水晶葡萄就是一个艺术品,拥有珍藏的价值,带回去后速冻成冰块,也是我们独爱水果吃货的一大嗜好,至于味道,这店不是还在嘛。大不了再点一盘,反正也不贵。

而那个陈黄兵却拿起盘子的水晶葡萄大嚼起来,边吃边道:“这么好吃的东西都不吃,真是不懂享受。”我和一群吃货看着眼馋,便跑到前台去,想要再点一份水晶葡萄。然而跑到前台,却发现那个戴眼罩的服务员不在,几人只能无奈的回到位置上。忽然,我想到一个提议——为什么不去看看这水晶葡萄是怎么做的呢?顺便还能偷吃几个哦!几个吃货犹豫片刻后,便有俩个吃货跟随我去偷看了,剩下几个则怕被发现后,被列入这家店的黑名单,再也不能来吃水晶葡萄,便坐在沙发上玩起了手机。

我和俩个吃货偷偷跑到厨房后面,便看到了那个戴眼罩的服务员,正想出去再要一份水晶葡萄,但是,我看到的一切却告诉我,不能出去!桌子上,摆放着许多人头,眼眶部位全部被剖开,眼眶处还有几丝血丝黏着,血从眼眶中慢慢流出,可以看出,那人头是新鲜的,还没死多久。而那个戴眼罩的正在把一个个眼珠给放到水晶粉末的盘子,拿出后,便是刚才摆在桌子上的一粒粒水晶葡萄,我身边一人再也忍受不住,扶着墙就要吐,却不料按到了暗门。后面的墙慢慢推开,里面是一个冷藏室,挂着一具又一具尸体,眼珠都被挖出,只留下一张扭曲的脸皮。跟着我来的俩个吃货惊恐的尖叫起来,我回头一看,那个戴眼罩的拿着一把菜刀向我们走来,而此时后门处几个人冲了进来,正是刚刚留在外面的几个人。几个人进来后愣了一下,随后陈黄兵和一个刚才也吃了水晶葡萄的人便扶墙吐了起来。剩下几个人脸色不停变幻着,显然一时接受不了他们刚刚珍藏的东西竟然都是人眼珠,怪不得那些水晶葡萄里面只有一个籽,那估计是人的瞳孔吧。几个人看了看冷藏室里吊挂着的尸体,看着那一张张扭曲的面孔,桌子上那几个还在流血的人头,愤怒将恐惧掩盖,几个人随手抓起东西,便冲向戴眼罩的服务员。那个服务员冷笑一声,手中的刀直接向陈黄兵砍去,一个人头掉落在地上,那是陈黄兵的人头,死前似乎充满了不敢相信与不干。

剩下几个人一拥而上,我趁乱一拿起菜刀直接捅向眼罩男的心脏。刀直接从另一边伸出,血沿着刀慢慢滴落。眼罩男惨叫一声,举起手中专门用来解剖的刀直接把一人的肚皮割破,那人的内脏全部掉了出来,血染红的厨房的地面,那人爬在地面上呻吟着,似乎想把掉出来的内脏放回肚子里,摸了几下,便再也不动了。愤怒完全将我包围,看着又一个脸部被撕裂的同伴,我挥着到直接冲到眼罩男面前,这时眼罩男手完全穿透另一个人的腹部,刀还没抽出来,我将刀刺入眼罩男的眼睛中,伴随着眼罩男的惨叫,我用力将刀向下猛地一砍,眼罩男的脸被我斜切成了两半,看着倒在地上的眼罩男和倒在四周的同伴们,心里感到一阵悲伤。拿出手机报了警后,我边靠着墙,拿出一根烟静静的抽着……

侠王手游

票房大卖王吾爱破解

凤凰彩票app

三张牌游戏炸金花官方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