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袍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浴袍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十斤煤价抵不上一斤西红柿煤炭贸易商放血自救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8 18:42:04 阅读: 来源:浴袍厂家

十斤煤价抵不上一斤西红柿煤炭贸易商“放血自救”

“以前是电厂求着我们要煤,如今却是我们求着电厂要煤,这生意真的没法做了。”8月7日上午,还没等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开始采访,刘向辉便诉起苦来。

祖籍河北的刘向辉从事煤炭贸易行业已经十几年了,“遇到今年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就算是以前行情不好的时候,也没像今年这样难过。”在刘向辉的眼里,环渤海动力煤价格连续十周的下跌已经超过了2008年的情况,“实在熬不过去的就赔大本放血退出市场,能熬过去的谁也说不好以后的形势。”

“现在1斤煤不过0.338元,以目前市面4元一斤左右的西红柿来计算的话,10斤煤价已经抵不上1斤西红柿了,真的很惨。”刘向辉无奈地说。

曾经辉煌的“煤超疯”或许已经变成了历史,眼下关于“煤炭挥别黄金十年”的论调已经慢慢兴起。

过半企业陷入亏损状态

正是验证了那句古话,“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你现在去秦皇岛码头看看,哪里不是一座座的小煤山?以前忙碌的场景都没有了,如今整个码头变得萧条起来。”刘向辉告诉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国内最大的煤炭集散地秦皇岛,用刘向辉的话来说是“码头变成了仓库。”

刘向辉向记者哭诉,“早半个多月前我出手的话,还不至于那么惨,当时一吨最多赔四五十元,现在一吨至少要赔一百二三十元,我一下子就赔了好几百万啊。”

7月18日,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中国煤炭运销协会副秘书长梁敦仕在会议上表示,截至目前,国内已经有90家大型煤炭企业出现亏损。

据记者了解,目前内蒙古、新疆和陕西等地煤矿停产现象较为严重,山东和山西等地未出现停产现象,但相关产煤省已有变相限产迹象。

与此同时,山东省煤焦协会内部人士透露,自2011年年底山东省已经开始自主调整煤炭价格,目前华东产煤区煤价为国内最低。“由于煤炭需求大幅下滑、煤炭产能过剩,而省内煤炭企业老矿居多,人力和产品成本压力较大,省内已有五分之一的煤炭企业陷入亏损状态。受煤价持续下跌影响,煤企成本税费问题凸显。”

按道理说,原本炎热的天气使得用电量增加,煤炭应该进入消费旺季才对,而现实情况却不是如此。

自2012年年初,煤炭价格一路下挫,随着进口煤量的增加,6月份开始出现快速下滑,并致使煤价下滑趋势由港口传导到产地。目前煤炭贸易商停工现象蔓延,部分地区小矿停产。

在煤炭行业承受重压之下,诸多产煤地开始对产能进行控制。据记者了解,目前内蒙古鄂尔多斯的300余煤矿中,有200个处于停产、半停产状态;陕西榆林70%左右的煤矿停产、半停产,这些停产和半停产的煤矿以中小型煤矿为主;山西、河南煤矿开工率均在五成左右,这种情况已持续1个月左右,且目前开工时间仍待定。

“行业真的到拐点了吗?”刘向辉对未来煤炭的走势十分担忧,“如果进一步走低,很多贸易商都要完蛋了,本来就200来块钱的净利会被侵蚀精光。”

刘向辉说,“我差不多所有的钱都压在生意上,如果价格还是一直下跌的话,又没有客户,我就彻底把自己给‘砸’死了,不光自己的本钱回不来,我借银行的钱和亲戚朋友的钱也就完了啊。”

刘向辉还从朋友口中听说,一些煤炭行业单位开始放风,让职工做好10年前只拿百分之几十工资的心理准备,以迎接不可预知的“寒流”。

市场主导权为何转移

曾经是“电找煤”,如今是“煤找电”,煤炭市场的主导权已由卖方转变为买方了。

在刘向辉看来,“是用煤大户减少了需求量”导致了煤炭卖不出去,而真正的因素却是钢材市场不振、用电量下跌、雨水充沛等诸多不利因素影响着煤炭市场。

对于水电来说,今夏来水偏丰已成定局,丰沛的来水形势助推了今年水电发电量的一次次高峰。据中电联此前发布的数据称,今年1至5月,全国规模以上电厂水电累计发电2226亿千瓦时,同比增长7.8%,高于同期火电发电量3.7%,而5月单月火电发电量同比下降1.5%。

根据卓创资讯监测,进入6月份以来,主要产煤省坑口价大幅下调,下游主要电厂接收价也是在不断压低,各地港口库存爆满。

在对后市预期悲观情况下,不少贸易商选择了“割肉”,而“割肉”的不仅仅是贸易商。

此前有相关媒体透露,在4月份降薪后,我国第二大煤炭企业中煤能源全矿区员工5月份再降薪10%,矿区还将在基层员工中进行裁员;我国最大焦煤生产企业山西焦煤集团下属煤矿亦变相降薪;据悉,在另一煤炭大省河南,永煤集团和义马集团打算降薪两成;郑煤集团和河南煤化集团也已有降薪计划,领导层降薪可能超20%。

也有煤炭业内专家透露,从6月份开始,河南省对企业出省销售的煤炭取消了政府收取的每吨30元的价格调节基金,缓解了煤矿的生产经营压力。

但不管是谁在“割肉”,终归解决不了根本问题,那么为何会有这种现状的发生?

随着西方国家对碳排放要求日益严格,这些国家纷纷寻找页岩气等新能源来替代煤炭,这也挤压了煤炭的消费需求,迫使这些国家的煤炭生产商大力寻求煤炭出口。今年以来,印尼、澳大利亚、越南等低价煤大量流入中国,进口量同比暴增。行业内的预计是,今年预计进口煤炭在3亿吨左右。据有关业内人士透露,美国已经开始修建码头准备向中国出口煤炭了。

事实上,已经有业内人士指出,国内煤炭市场已经供过于求。而且,供求关系的转换正在改变销售模式,突出表现就是,煤炭销售已经由过去的“电找煤”变成目前的“煤找电”。

据知情人士透露,山西一些煤炭公司的老总们已经集体出动,去下游企业促销去了。这种现象已经有多年没有出现过了。“行情不好的时候,关系就变得很重要了。”

据业内资深人士透露,一些人已经开始公开兜售自己与电厂的关系。本报记者也发现,在一些网站上,一些人开始发布类似“跟某某电厂有关系”、“认识某某电厂领导”的帖子。

下游产业陷入恐慌

上游产业不景气,下游产业跟着下滑,这是最正常不过的市场经济规律了。

受煤炭行业的影响,与之相关的下游产业也在遭遇着“寒冬”,与煤炭产业相连的汽运枢纽也变得萧条起来。

据《财经》报道,与山西晋城毗邻的河南焦作博爱县柏山镇是全国最大的煤炭汽运集散中心。在煤炭走俏的时候,这里的运输公司每吨煤的运费在冬季甚至可以涨到400多元。如今,当地煤场积煤如山,生意惨淡,运费已降到了每吨280元左右。

同样,紧俏的铁路运力正在遭遇煤炭经济下行、需求下降的挑战,逐渐走向疲软,“一车难求”的时代已经成为过去。相关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河南铁路货运量同比下降10.8%,其中煤炭发运量同比下降16.2%;辽宁铁路货运量同比下降6.6%,其中铁路煤炭日均装车下降13.8%;在资源调入大省湖南,运输生产继续回落,6月份铁路货运量大幅减少,同比下降14.8%。

8月7日,记者从山西省获悉,目前,港口、电厂压煤严重,铁路货源减少。正常情况下,山西煤炭铁路日均装车2.2万车,目前已经下降到1.8万车。进入7月份以后,铁路运量明显下降。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副会长王广德预计,未来半年煤炭产量将继续增加,净进口也将保持增长,供过于求的态势将持续。他认为第三季度煤炭价格仍将以降为主,而到第四季度煤炭价格可能回升。王广德对煤炭行业的未来保持乐观。他认为我国能源结构近期仍将以煤为主,目前煤炭市场的波动是短期的,他预测到2015年我国煤炭需求将达到40亿吨,到2020年将达到50亿吨。

湖南小样机

云南电泳

浙江低压配电柜厂家

相关阅读